首页 > 公司新闻

咨询客服:  QQ:279247780

            QQ:87427633

            QQ:375983831

电      话:0574-83035936

手      机:13486489501

            18958279518

地      址:宁波市鄞州南部商务

            区泰康中路456号604B

历史的终结与非西方艺术的抬头之二
[日期:2012/5/25] [阅读:846] [关闭] [返回]
 
丹托之「艺术自我实现」论
如果贝尔丁以当代艺术发展作为宣布传统艺术史学方法之终结的话,对于丹托而言,当代艺术不但没有造成哲学的任何终结,它反倒是艺术哲学化的开始。
1964年,哲学家丹托在纽约的Stable Gallery看到了普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所展出的Brillo Box,一堆完全依照市面上Brillo牌洗衣粉盒所制造的艺术品。此机缘使得丹托开始了一系列有关艺术本体的思考。他自问:为何沃霍尔的Brillo洗衣粉盒是艺术品,而它所模仿的对象,那些堆放在超级市场,与它一模一样的Brillo洗衣粉盒就不是艺术品?当然,它们之间还是有些许差异的,例如沃霍尔的Brillo洗衣粉盒是以夹板做成的,而超市的Brillo洗衣粉盒则是以纸板做的。但这并不会对问题造成任何影响,因为即使情况反过来问题还是一样不变的 。
这洗衣粉盒不只引发了艺术本体论之问题,对丹托而言,它还召示了艺术历史终结的来临:如果一堆视觉上难以与超市洗衣粉盒作区分的箱子也可以是艺术品的话,那么艺术似乎正面对了本身一段历史之结束。它代表着艺术可以不再是原创的、独特的、心灵与情感直接表现的作品。艺术至此已脱离了其历史的束缚,而争取到了绝对的自由,以至于现在什么东西都可以是艺术,就如沃霍尔的Brillo洗衣粉盒所证明的一般。
这段结束的历史,依丹托的看法,是由美国艺评家葛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所代表的现代主义。但在要理解为何现代主义是已结束的历史之前,我们有必要先了解何为现代主义?关于此问题,葛林伯格在1960年所发表的〈现代主义绘画〉 应是所有关键点之所在。
与艺术史学家贝尔丁对艺术史学之自我批判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葛林伯格在文章一开始就把现代主义定义为对自我之批判主义:「依我见,现代主义的本质在于以学科本身特有的方法去批判学科本身,不是为了要推翻它,而是要使它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上更形巩固 」。葛林伯格在历史里为现代主义寻根溯源,最后上推到18世纪的德国哲学家康德(Kant),因为他是第一位批判「批判」本身的人,所以葛林伯格视他为第一位现代主义者。
葛林伯格强调,现代主义之自我批判与启蒙时代的批判有些许的不同。启蒙时代之批判是由外部进行,而现代主义之自我批判是由内部开始,透过批判「批判过程本身」来进行。因此,不难理解的,这自我批判是先从哲学领域先开始,但随后立即也扩散到其它的领域中。
此自我批判之方法在艺术领域中的实践,依葛林伯格之见,就是要显示出艺术独特、不可被任何东西所取代的一面;更甚者,它最终还要显示出各艺术独特不可被取代之特性。如此,各不同之艺术才能更加地巩固其专属领域。他之后更指出,各艺术独特不可被取代之特性刚好与其使用之媒介重叠。换言之,各艺术的自我批判所要做的就是思索其使用媒介之特质,把所有不属于媒介的属性排除在外,以达到净化的过程。净化之后就能使各艺术纯粹化。此纯粹性最终保障了各艺术之独立性。

以绘画为例,现代绘画所要做的就是把不属于绘画媒介的东西去除掉。但首先当然要先知道那些特性是专属于绘画媒介,而不与其它艺术所分享的。对葛林伯格而言,只有「平面性」一项是专属于绘画之特性;即使连颜色也非其专利,因为戏剧与雕塑也共同在使用色彩。从绘画之平面性出发,所有与平面性相抵触的都要被排除在外:透视法是第一号敌人,因为它是专为制造三度幻觉空间的工具;此外,还有文学式的图像描绘也要被剔除。
因此,自然主义和写实主义是绘画通往现代化的最大阻碍,因为它们在二度的平面上试图营造三度空间的景物。对葛林伯格而言,它们使用绘画的技法来掩饰图画本身;但这几乎是所有传统画家所希望的,那就是观众只见图画中之景物,但不见图画本身。所以自文艺复兴以来,艺术家都把画作当作是一扇窗来比喻,希望它是无形透明的,把观者的视线引向自然。但现代主义绘画所希冀的刚好相反,它希望观者首先察觉到的是图画本身这实体。依此逻辑推演,葛林伯格在艺术史中找到了他现代绘画之鼻祖:马内(Manet)。马内即使还是一位具象画家,但他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是第一位把绘画平面化的画家。从他开始,葛林伯格建立了一套现代主义艺术史,途中经过印象派、塞尚、毕加索等一直到的美国抽象表现艺术为止,现代绘画最后终于经由纯粹化(抽象化)的过程而达到了自我之实现。
丹托论述的切入点也就在于艺术之自我实现。但在自我之实现之前必须先满足一项前题,那就是自我意识之出现。换言之,艺术在自我实现之前必须先意识到艺术自己,此自我意识的形成是把注意力由朝外转向朝内,由原来「艺术要呈现或表现什么?如何来表现?」等问题转向「艺术是什么?」这问题。现代艺术与现代以前之艺术最大的不同点,对丹托而言,就在于这自我意识之兴起。
当丹托在叙述艺术自我意识之抬头与自我实现时,他不时地引用德国哲学家黑格尔(Hegel)的艺术终结论。在黑格尔哲学系统下,艺术、宗教与哲学是「精神」发现自我所必须经过的历史路程:艺术是精神感性的显现,宗教是精神拟人化的体现,哲学是精神自我之实现。精神必须要经过这三个阶段才能达成自我圆满的境界。艺术,作为精神透过物质的感性显现,其功能是过度性的;它是精神自我发现过程中的必经路径,但非其最终之目的。一旦精神度过了艺术之历程之后,艺术的历史也就结束了。但这并不是说所有的艺术活动都终止了,艺术的创作还是会继续,只不过其历史任务已结束罢了。
艺术,对丹托而言,似乎也经历了像黑格尔之「精神」般的历史过程:艺术到十九世纪末之前,一直是以摹拟论为主要的问题所在。艺术家想着如何更忠实自然地呈现可视之世界,这是艺术刚开始所必经之历程。直到现代艺术的出现,摹拟论的问题被去除,艺术认清了艺术不再为再现世界而服膺,而是为实现它自己时,才达到了自我意识之境界。依据葛林伯格的理论,此阶段就是艺术开始自我批判之净化过程,它先后淘汰了透视法与具象的枷锁,最后终于升华至纯粹之抽象艺术。
到此,艺术经历了两个历史阶段。第三个阶段呢?对丹托而言,艺术的第三阶段是在「艺术历史终结」之后,是艺术的「后历史时代」,也是哲学家进场为艺术家继续背负起「艺术是什么?」的时代。艺术这段自我实现之过程也就是现代艺术的历史过程。所谓的「艺术历史之终结」所指的就是现代主义历史时代之结束,而「后历史时代」也就是艺术经历了自我实现后之重新起步。就某方面来讲,生命真正的开始是起于某段历史结束之后。艺术在走到了其历史尽头之后,接下来就是艺术开始享受其生命之时。
 
录入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