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新闻

咨询客服:  QQ:279247780

            QQ:87427633

            QQ:375983831

电      话:0574-83035936

手      机:13486489501

            18958279518

地      址:宁波市鄞州南部商务

            区泰康中路456号604B

历史的终结与非西方艺术的抬头之三
[日期:2012/5/25] [阅读:841] [关闭] [返回]
 

「后历史时代」之艺术
丹托所指的「后历史时代艺术」始于二十世纪的60与70年代之间,也就是我们今天惯称的「当代艺术」。「当代艺术」一词里的「当代」并非是单纯的时间述语,它不是指「在此时所发生的」;就如同「现代艺术」一词里的「现代」并不等同于「最近的」一般。因为假如它们只是时间述语的话,那么「当代艺术」就等于「在此时此刻所产生的艺术」。但问题是,此时所发生的艺术包括了各式各样的艺术:事实是此时此刻还有人以炭笔在画人体素描,以油彩画印象派式的油画等等,而我们通常不把这类的艺术创作以「当代艺术」称之。因此,「当代艺术」里的「当代」除了时间的面向之外还具备了另外的意涵。
此意涵并不容易被厘清;我们只能大略地感知到它带有对应,甚至对立式的关系。依我们一般所理解的,「当代艺术」似乎是「此时所发生的现代艺术」;换言之,当代艺术是现代艺术在时间里的延续。但在今天看来,时间距离所突显出的并非它们两者间的类同,而是它们极端之差异。那差异就有如沃霍尔的Brillo洗衣粉盒与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滴流抽象一般地巨大。因此,可以说的是,「当代艺术」并非「此时所发生的现代艺术」;当代艺术是对立于现代艺术之艺术。
现代艺术过渡到当代艺术的原因只有部份的假设,但没有确切的答案。丹托除了黑格尔式的艺术自我实现论之外,还指出了比较有历史依据的观点,那就是葛林伯格的现代主义太过于僵硬霸道;它就像是极权政府一般地在艺术圈内实施白色恐怖,凡是不接受其教条纲领的都被打压。以至于最后艺术家们起身革命,打倒法西斯式的现代主义,为艺术创作的自由奋斗。
此外,真正要符合现代主义狭隘定义的艺术作品可能也没有几件。依葛林伯格的艺术自我批判逻辑来推敲,真正能达到纯粹「平面性」之绘画可能只有单色画了。单色画的本质较偏向对象,而远离了绘画,以至于丹托认为现代主义绘画之极至可能与一面墙没什么两样。当一幅画与一面墙没有任何的差别,当视觉无法再提供解释艺术品与非艺术品间的差异时,(就像我们无法以视觉的差异来说明为何沃霍尔的Brillo洗衣粉盒是艺术品,而与前者一模一样的超市Brillo洗衣粉盒不是艺术品时),哲学家就必须摆脱无用的形式比较,接下为艺术定义的历史重责。
另外一个假设是艺术改变了其依循之范例 :葛林伯格开始时以毕加索作为现代绘画之范例,直到50年代之后,他以莫内取代了毕加索,把这位印象派画家当成是现代绘画所要依循的新楷模。但自60年代起,艺术界出现了完全另类的范例:杜象。这位始终被葛林伯格瞧不起的艺术家忽然异军突起,成了年轻一辈的艺术偶像。他不仅取代了莫内,也取代了毕加索;换言之,他的徒子徒孙已背弃了葛林伯格之现代主义。当然,此范例的转换并未提供解释现代艺术过渡到当代艺术之理由,它只不过再次说明了这移转的事实罢了。
总之,现代主义作为艺术的主流论述已成为历史了。我们再也无法继续延续已走到尽头的线性进步史观。艺术在经过自我批判、自我净化及自我定义之后,已厌倦只停留在自我身上,而想出门去拥抱世界。为此,当代艺术,或「后历史艺术」,已走出象牙塔外,重新投入社会之脉动呼吸中。

艺术的第三波与非西方艺术之抬头
葛林伯格之现代主义,在为美国艺术取得了文化霸权之后,也黯然地下台了。此主流论述的消逝,为艺术所带来的是全面性之解放;随即而来的是诠释理论的百家争鸣与手法媒材之千变万换:结构、解构、女性、后现代、后殖民,各式各样的「主义」轮替地进主论坛;摄影、录像、数字、装置、身体,各型各类的素材互补地各显神通。可以说的是,艺术的第三波是多元开放的;「宣言时代」的结束使得不同的声音与创作终于能够共存共荣。
此第三波不仅代表了西方艺术自身的解放,其余波也触及了非西方艺术在国际舞台上之抬头:在以西方主流论述为中心的时代,非西方艺术对自我"现代性"之评价完全是取决于前者之发展而定。换言之,只要西方出现了一种新的艺术运动,非西方艺术如果要展现出自己的现代性的话,则也要跟随着西方艺术走。直到西方现代主义的历史走到了尽头,艺术进入了「后历史时代」之后,非西方艺术才从西方主流论述的枷锁中脱离出来。如今,非西方艺术可以以非西方的媒材与体裁来从事当代艺术的创作,例如中药、火药、山海经等等,而不会受到任何「当代主义」之限制。此完全之自由使得非西方艺术可与西方艺术同步,但终不同行地,各奔东西,各展所长。
在现今国际间艺术交流进入蜜月期的时代看来,「后历史时代」,作为西方与非西方艺术间的媒人婆,应是其中最主要的大功臣。我们不知道这两位新人的下一代会是什么模样,但,相信我,混血儿总是特别迷人的!
(陈宏星)

 
录入时间: